揭秘蔚来123亿用户信托
2021-09-15 11:25

蔚来车主林文钦身亡一事,牵出“自动驾驶”的名不副实、蔚来的用户饭圈化,也让蔚来用户信托基金浮出了水面。

这一信托的目的,本是李斌转让自己股份,收益用于蔚来用户的公益、环保之用,但该信托的运作透明度存疑,也对蔚来回港上市造成阻碍。

牵头“500人声明”的蔚来资深用户、律师林蔚,也是蔚来用户信托的理事之一,而这个人与蔚来董事长李斌的深厚关系,也颇受关注。

事件发酵至今,蔚来已遭到其“用户文化”的反噬,在蔚来APP中,呼吁“林蔚离职信托基金的标签”已有千人参与。

更致命的是,经此事件后,蔚来汽车在市场中的销售,势必将受到影响。一名本打算购买蔚来汽车的车友,表示自己要重新考虑一下了。

黑箱中的信托

从没有创始人拿出个人持股的三分之一来作为用户信托基金,李斌是第一个。

2019年1月,蔚来用户信托正式成立,李斌拿出自己所持三分之一、5000万股蔚来股票,在保证投票权的情况下,将其收益处分权交给用户。

按照当时6.5美元的开盘价,这笔信托价值约3.28亿美元。止到今天,蔚来股价达到达到38.87美元,信托基金市值高达19.43亿美元。

这一信托基金受益的使用有4个方向,公益、环保、运维以及“社区认为有必要开展”的项目。

而用户信托基金的管理由8位理事和一位信托保护人组成。其中3位担任资产管理委员会理事,负责信托资产的保值、增值。3位收益管理委员会理事,负责信托收益使用的运营与执行。而剩下的3位相当于监事,负责向理事会提出质疑和建议。

律师林蔚就是理事之一。他们的产生,是基于用户用自己在蔚来APP中累积的N值来投票,除了消费外,帮助蔚来卖车是推升N值的最快方法,每卖出一台,用户就将获得100N,用户若成为“共同用车人”,还可获得1000N。

据蔚来方面透露,根据今年2月,当届EP Club车主人均卖车25台,“有车主已经卖了160多台车。”

这意味着,能参与用户信托这个游戏的,大概率相当于蔚来的经销商圈子。可以想像,这样的用户信托持股,他们会站在什么样的利益阵线上。

根据章程,信托资产初始为5000万股,每一财政年度可出售不超过5%,按现在市值算,可支配的资金总数可达到6亿元。

2020年蔚来股价从最低的4.1美元一股涨到了最高66.9美元,信托基金的市值也从最低2.05亿美元涨至33.4亿美元。那么信托基金在2020年支出了多少呢?

根据蔚来用户信托2020年度财务简报显示,2020年总预算只有600万,疫情期间家庭关怀、抗疫医护关怀、车主防疫包等总支出的466万,还结余134万。

为何是600万?这笔钱是从何而出?这些钱如何增值?对于车主来说并没有公开的信息。目前蔚来并没有对我们的提问做出任何的回答,仅以没有更多信息能够披露为理由回复。

随着蔚来车主不断增加,更多的是不知道用户信托基金是何物的车主。虽然用户投票下一任的基金管理者,但是投票权重不同,先来者显然有更多的优势,阶级也在蔚来车主之间不断形成,而这对于每个蔚来车主来说并不公平。

此外,就在小鹏、理想纷纷在港股会师之际,蔚来却似乎在港股上市方面掉队。其实在今年3月蔚来就已经向港交所提交了申请,但是迟迟没有批复,有信息显示,是信托基金阻碍了蔚来港股的上市。

“用户信托持股,八戒体育官方入口解决方案是否卖出,何时卖出,卖出多少,它对于李斌的投票权的影响又是什么,这些问题港交所认为都必须理清楚,”一名香港资本市场人士分析。

无论如何,用户信托,已经成为了蔚来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了。

饭圈化的反噬

事故频出和用户混乱,带来蔚来的影响是深远的,事实上,今年开始,蔚来的销量出现了一定的“颓势”。

并不是说蔚来销量下滑,而是结合市场以及同样新造车势力的增长,蔚来表现出了后劲不足的态势。

今年7月,蔚来销量被小鹏和理想超越,虽然在累积销量上依旧保持领先,但是ES6以及ES8的销量下滑已经成为定势。在车型销量榜上,蔚来旗下 ES8、ES6 的销量都不如以往,销量甚至跌出前十五。

再从月销破万的特斯拉model Y,7月销量突破4000的宝马ix3的热销来看,对蔚来的销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

蔚来必须要重新证明自己。

然而就在这一关键的时刻,两起事故让蔚来最引以为豪的用户们,开始“内讧”。

500人联合声明和林蔚,让蔚来车主成为了一个“反面代名词”,如果更多蔚来车主被舆论所影响,会减慢推荐购车的行为,导致的是品牌销量的下滑。

8月14日,林文钦的好友兼公司合伙人就表示,其也是林文钦购买蔚来汽车的推荐人,现在感到“非常悲痛,极度自责。”

这也让想买或关注蔚来车的人,怕被贴上“蔚来车主”的身份标签。

李斌用互联网的用户思维,造就了蔚来的圈层文化,拉近了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,却模糊了厂商和消费者之间的利益对应关系。

截止到今天,事件发生的第14天,蔚来的口碑和品牌形象正在不断下滑。

对于蔚来来说,目前最重要的是等待官方调查林文钦逝世的真相,避免类似篡改数据,私自接触车辆等行为。

最重要的是在蔚来的车主体系中,如何在越来越多车主的情况下公平对待每一位车主,减少饭圈化对品牌的反噬效果。

蔚来应该反思其互联网造车的思维。蔚来创始人李斌,早年创办汽车类垂直网站易车网,深谙互联网营销和用户运营。

李斌将蔚来定义为“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汽车公司”,他从一开始就是用互联网+资本来运作蔚来的。李斌曾表示,“蔚来的基础是老用户,蔚来不会有销售部门,只有用户服务的部门,移动互联网时代与用户可以做到随时交流,同时为用户创造拥有感。”

蔚来一直在给用户灌输,购买蔚来汽车不仅仅是在买一辆车,而是在买一张通往新的生活方式的门票。

但实际上,用户就是买了一辆车而已。

蔚来的未来,应是回归造车的工业精神,加大研发投入,将安全隐患扼杀在摇篮里。只有把产品做到有了护城河,才是造车企业真正的竞争力。

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,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、财务状况或需要。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。据此投资,责任自负。 ,